“我记得有一次下大雪,他家住在山南,以前都是坐无轨电车来学校上课,那天下雪无轨电车停了,他就从山南那边走到了沙河,正好我打车去上课,在立山遇到他,把这孩子拽到车上。当时的雪挺厚,至少能没过脚脖子,那孩子就一步一步冒着雪走来的。”
——启蒙教练宋守志
冒雪走两个小时去练球的龙崽崽啊

又想起来鲁豫大咖一日行里继科说他小时候爸爸要求严,不到38度不让休息。而且说话当时继科也正发着烧呢

他们都好厉害好让人心疼啊😢

再说一遍。

09:

希望每个人不说非得有正义感。至少要有良心


孤城万里:



只是把之前发过的话原封不动再放一遍。

因为原来的评论够乱,看的头疼。

剩下最后一点要说的,在最后面。

——

庙小妖风大,池浅王八多。

我个人比较迷信不破不立,有些事情大家一路看下来都知道,毒已经植的很深了,狂欢从去年十月份后就再也没有消停过。

既然小打小闹永远停不下来,不如闹大,最好让所有人都知道最好闹到圈外去,哪怕是作为笑话。

因为现在整件事情就是个天大的笑话。

印卡片发传单,也不是说说而已,深圳就已经发生过了。

【在这里特别加注:之前发生的传单事件没有泄露到队长的私人信息,这一次的事情基本上是之前的升级...

【獒龙】花冠

孤城万里:



【警告】:龙仔中心——这是在看完魏桥八一比赛后冒出的产物,你们要懂得。

瞎JB写,所以有不少杀神和蟒蟒的戏份,愿意看作杀龙&蟒龙的就看吧不愿意的其实也没啥影响,反正世上不止有一种感情对不对。

瞎JB写,bug和ooc都是我的,我的,我的!

再说一遍瞎JB写!

看不下去的时候请及时关喽谢谢谢谢谢谢了

【高亮】这是我人生中第一篇不是he的文你们觉得怎么样_(:3」∠)_【高亮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记忆的最开始是在夏天。

夏天很热,头顶上是一排排呼呼转动的老风扇,身上哗哗淌着怎么也停不了的汗。马龙坐在球台上,张继科走过来跟他说了什么,好像是球拍和旋转一类的问题。他抱着一条腿看陈玘和马...

[越恭][佛琛]猝不及防(全)

佛琛 猝不及防


(上)


上世纪三十年代,军阀割据,强敌入侵,岁月纷乱。


张启山作为长沙九门提督,自是有责任护得一方平安,只是在这不堪的世道里,总有无尽的阴谋暗箭,他虽军衔在身,为人正直坚韧,一身武艺,却也是勉强的。他一心所想的有家国,有百姓,却没有自己。像是得过且过般的,只要活下去就好了,哪里顾得上事事圆满。


前几日刚从北平归来,张启山今日本打算在府宅休整,却传来了二月红的口信,说是请他过去听戏。他明知道自己不甚喜欢这些才子佳人的故事,却特意派人来邀,想来应是有什么重要的事。张启山换了件黑色的大氅,叫司机备车送他到了戏院。张启山平日不大坐车,不过是想来二爷若是...

[佛琛]猝不及防(中)

张启山那晚救了周霆琛回到府中后,不知为何格外困倦,睡得很沉,第二天起得也比平日晚。他醒过来,看了看时间,起床穿着睡衣倒了杯水。放下水杯,便听到周霆琛的脚步声。

“多谢阁下相救,长沙九门提督果不负盛名,为人仗义。”张启山听到那人说到,他有些惊讶周霆琛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不过也未多想,一个杀手特工,打听些情报还不容易。他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示意。周霆琛虽是除去了一身戏装,黑色的上衣还是显出了纤细的腰身,他忍不住多瞟了几眼那人修长的身姿,双腿笔直的站着,脊背挺得很直,一幅军人做派。

他看见周霆琛也颔首示意了一下,便离开了。张启山盯着他的脚步,还有走路的样子,坚定挺拔,整个人像一把利刃,棱角分明。...



竟然做梦哭醒了...

醒来之后特别悲伤还在哭...

天哪(꒪Д꒪)

[越恭衍生佛琛]猝不及防

佛琛 猝不及防 (上)


上世纪三十年代,军阀割据,强敌入侵,岁月纷乱。


张启山作为长沙九门提督,自是有责任护得一方平安,只是在这不堪的世道里,总有无尽的阴谋暗箭,他虽军衔在身,为人正直坚韧,一身武艺,却也是勉强的。他一心所想的有家国,有百姓,却没有自己。像是得过且过般的,只要活下去就好了,哪里顾得上事事圆满。


前几日刚从北平归来,张启山今日本打算在府宅休整,却传来了二月红的口信,说是请他过去听戏。他明知道自己不甚喜欢这些才子佳人的故事,却特意派人来邀,想来应是有什么重要的事。张启山换了件黑色的大氅,叫司机备车送他到了戏院。张启山平日不大坐车,不过是想来...

天地良心
lo主本来在写佛琛

然而今天发大学录取...朋友圈很嗨
搞得情绪都木有了😂
而且lo主考到了理想的大学也很开心😆

so
佛琛明天会接着写...
可能写好发出来
也可能写不完...

哈哈哈终于能再去上学了😂
放假放的都不会写字了...

[苏恭][越恭]故人叹(7)

来我们重温一下前情...[苏恭][越恭]故人叹(6)

终于接着更出来了不容易啊...多谢小伙伴们支持 鞠躬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7


三人觉得虽然身上有任务,但还是随手做件好事,帮帮这少年。随即将他带至附近的一个茶馆里,准备细细询问。

少年倒是十分开心,一路上走在三人前边,不时地回头与他们交谈。还未走到茶馆,便将自己的情况交待的差不多了。一行人来到茶馆,选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了,少年说自己哥哥每年都会在修褉前后跟他约在洛阳附近碰面,他们阿妈出嫁前住的地方。可是今年并没有等来他哥哥,只等来一个死讯,他只知道哥哥在替雷府做事,便来讨要说法,谁想到一句话也没问到却被赶...

1 / 3

© 密云晴天. | Powered by LOFTER